加入收藏 | 进入旧版
全市安全生产工作会议暨市安委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召开 于秀明出席并讲话 鹰潭市召开征兵领导小组会议 鹰潭市召开征兵工作总结表彰暨征兵准备任务部署会 鹰潭市低温雨雪冰冻灾害防御工作部署会议召开 莫桑比克解放阵线党高级干部考察团来鹰考察 城管执法不严如同走过场,问政答复敷衍了事,龙腾滨江违建何时才能停休? 鹰潭一95后女司机哺乳期无证酒驾被查 竟“变身”网逃 鹰潭市领导走访慰问省军区机关 【暖新闻·江西2018】跨越万里的大爱!解放军第184医院两位军医远赴赞比... 快看!文明单位、文明社区、文明村镇和第一届文明校园、 文明家庭候选名... 鹰潭市公安局民意受理赢“点赞” 周松大师工作室揭牌仪式在江西师专举行 贺喜灿出席 龙虎山景区召开旅游发展大会 龙虎山景区旅游企业举办迎新春文艺汇演 【以案释法】余江一村民无证驾驶酿苦果 余江一伙崽俚线上文字吵架 线下聚众打架 “幸福大巴,带你回家”上海鹰潭商会免费带你乘坐返乡直通车 关于鹰潭日报社广告业务代理经营的公告 关于终止鹰潭都市传媒有限公司代理《鹰潭日报》广告经营业务的公告 名仕府二期收取450元有线电视初装费后续:凭收据可退100元 住鹰省政协委员讨论省政府工作报告 审议政协两个工作报告 高新区召开村(社区)“两委”换届选举工作动员会 高新区召开党工委领导班子民主生活会征求意见座谈会 鹰潭高新区改革和创新发展工作调度会召开 于秀明: 贯彻落实省两会精神 关键在实干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领航新征程 > 内容
春运40年:从一票难求到“互联网+”出行
来源:鹰潭新闻网 作者:未知 时间:2018-02-02 浏览字号:[ ]

时光的列车载着无数国人,开始了新一轮的大迁徙。

2018年春运来了。这一次的“无数”约等于30亿人次。

春运几乎与改革开放相伴而生。1979年年初的广东,众多回家的人把广州火车站挤得水泄不通时,“春运”这个词还没有诞生。1980年,“春运”首先被《人民日报》提出后,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离乡外出务工、求学,诸多人群也就集中在春节期间返乡,形成了堪称“全球罕见的人口定期流动”的春运。40年来,春运大军从不到1亿人次增长到2017年的29亿人次,相当于让除亚洲以外世界其他地区所有人搬了一次家。

飞机太贵、汽车太慢,性价比上的优势,让铁路成为大多数中国人出行的首选。一年年的春运中,一张小小的火车票如同一个最忠实的见证者,见证着春运里国人的匆匆背影,见证着社会的日新月异。

一票难求

作为世界规模最大的实时票务交易系统的负责人,12306技术部主任、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电子计算技术研究所副总工程师单杏花说,自己和所有人一样,对春运的记忆是痛苦。

上世纪90年代初,单杏花“坐”火车从江西老家到西安上大学。“人多,一路都是‘金鸡独立’,另一只脚放下就会踩到别人的脚。”单杏花说,买不到座票是常事。

与绿皮车一同印入单杏花记忆里的,还有那些大约两指宽、小指那么长的硬纸板火车票。这种半手工火车票最早在1881年唐胥铁路通车时开始使用。曾任中国铁道出版社印刷厂车间主任的刘占军说,“最多的一年,硬板火车票的印量超过10.6亿张,全国累计印了200多亿张。”

对于那个时代的旅客来说,当售票员在淡粉色的硬板票上敲上日期的“嗒嗒”声传来时,就表明你至少已经有了到火车上“金鸡独立”的资格。

“一票难求”,曾是亿万中国人一提起春运就能想到的4个字。1995年的春晚上,小品《有事您说话》中,郭冬临带着小马扎和被子连夜排队买火车票的故事,直到21世纪初仍在上演。

90后魏岚的春运记忆中,多少还能找到单杏花年轻时代的影子。为了抢到一张回家的票,魏岚凌晨在寒风中排队,有时甚至会把省出的生活费拱手送给 “黄牛党”。

那些年,铁路客运的能力仿佛怎么都赶不上逐年增长的回家渴望。在北京火车站工会主席谢景屹的记忆中,北京火车站售票窗口的排队长龙一直延伸到广场,“弯弯绕绕能有200多米,密密麻麻的排队者把广场占得满满的”。

为了能让更多人买到车票,铁路部门增开成百乃至上千个售票窗口,租用体育馆售票、开出流动售票车售票……“每年春运,我们都像打仗一样。售票员因为赶时间在售票窗口边工作边吃饭,所有人都从日常的三班倒变成了一天工作十四五个小时。”谢景屹说。

数据显示,2009年,我国人均拥有的铁路长度只有6.6厘米,相当于一根烟的长度。这一年春运,约1.92亿的中国人在短短的40天内完成了迁徙,日均480万人,相当于每天都用火车搬运着新西兰全国的人。

从硬板票到信息化车票

“从没想到自己会和这小小的火车票发生联系。”单杏花说。

上世纪90年代末,单杏花加入了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电子计算技术研究所,开始参与铁路客票系统研究建设,自己从一名普通旅客,变身成“铁路客票发售和预订系统”的研发者:从实现计算机售票取代硬板票的1.0版本开始,她和团队的100多名同事见证着铁路一步步从手工售票向计算机售票的转变、区域联网售票向全国联网售票的转变、人工售票向自助售票的转变、传统企业系统模式售票向互联网电子商务模式售票的转变。

1999年,以粉红色为基调的软纸车票在新的客票系统中开始投入使用,全国铁路实现联网售票,硬板票开始退出占据了一个多世纪的舞台。但真正的信息化火车票直到10年后才出现。2008年,京津城际列车启用如今的蓝色车票。“磁卡车票能同时满足磁性信息和热敏信息两种记录方式,记录的信息可以保存10年以上。”单杏花说。与此同时,火车票上的条形码也变成了加密二维码,只有专业设备才能读取,以防乘客信息被泄露。

“互联网+”铁路出行

95后唐悦的春运记忆与单杏花、魏岚完全不同。“12306上订票、手机支付、刷身份证取票、车上能充电能上网看视频、还能订餐送到座位上。”唐悦说,春运坐高铁回家“和平常没什么差别,速度快、乘坐舒服”。

包括单杏花在内,没有人想到12306客票系统会成为春运痛苦记忆的“终结者”之一。2010年,12306网站的开通试运行初期,并没有获得社会太多的关注。2012年春运,12306遇到了上线之后的最大压力,“12306高峰日一天售出119.2万张车票,超出设计能力近20%。”单杏花说。

但在购票的旅客一端,显示的是12306迟迟刷新不出余票信息,或者是在提交购票信息时频繁遭遇系统卡顿。“这还不如去窗口买呢!”着急的旅客甚至与12306客服人员抱怨1个多小时,目的很简单——还我票来!

为了防止抢票插件和黄牛党恶意购票,从2013年起,12306增加图形验证码的种类,一度令抢票软件失效,但也让当年的旅客过了把“智力测试”的瘾,还有网友把长相相近的明星做成验证码作为调侃。

之后,12306网站相继增加了支付宝、微信支付、有票提醒等功能,12306手机客户端也不断迭代,唐悦印象中的“互联网+”式铁路出行,这才迎面冲入中国人的怀抱。

2018年春运,12306高峰日售票量已经达到1500万张。这个年售票量已超35亿张的客票系统伴随中国铁路发展一路走来,俨然已经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实时票务交易系统。

售票数量提升的背后,是中国铁路近年来的飞速发展和运载能力的大幅提升。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7年,全国新增铁路营业里程2.94万公里,其中高铁新增里程1.57万公里;到2020年,全国高铁营业里程将达3万公里左右,覆盖80%以上的大城市。

“再也不用久久排队了。”这两年,魏岚和唐悦的春运记忆开始渐渐重合,出行前上12306购票、自助售票机上取票已经成了她们共同的习惯。只是在魏岚记忆中,还残留着那个通过检票口总要打个洞的红色车票。对红色车票和硬板票都有着浓重记忆的单杏花来说,未来的出行中,火车票这样的实物载体也会消失在人们的记忆里,取而代之的是电子客票信息,记录下一年年中国人回家的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