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进入旧版
@网友,您的关切鹰潭市人民政府给予了认真回应! 鹰潭新增至萍乡K8711/2次列车 省安委会第六考核督查组来鹰考核督查安全生产工作 从即日起至2018年1月10日,对鹰潭市新一届代表委员推荐提名和有关选举工... 鹰潭市移动支付便民工程暨凯翔新天地银联云闪付示范商圈启动仪式举行 曹淑敏会见日本国驻上海总领事馆首席领事龟井启次 巾帼不让须眉!鹰潭1集体2个人在省里获奖了! 肖良在国家统计局鹰潭调查队调研时强调 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决策部署 全面... 于秀明走访慰问财税金融系统干部职工 鹰潭高新区党工委中心组集体学习会举行 中国邮政鹰潭邮件处理及物流仓储中心项目签约 于秀明李金良出席签约仪... 法治江西建设考评组来鹰考评 鹰潭市环境执法大练兵活动成效显著 鹰潭通报4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典型问题 余江交警奋战48小时破获一起重大交通肇事逃逸案 吴文戈视察指导信江北路绿化提升项目建设 鹰潭市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考核工作调度会召开 鹰潭高新区辉煌蔬菜专业合作社互帮扶同致富 鹰潭交警部门又一便民举措实行 打电话就可办理交管业务! ​2017年鹰潭市暨信江新区食品安全突发事件(IV级)应急演练成功举行 鹰潭高新区部署省环保督察反馈意见整改工作 请勿漠视民意——问政鹰潭一周综述 曹淑敏书记,常回家看看! 今日起,月湖公安分局出入境、户政大厅将在这办公,还有这些要注意 鹰潭市广丰商会二届一次会员大会召开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精神文明建设 > 内容
从2017跨到2018 昨晚都有哪些人在为你守护?
来源:鹰潭新闻网 作者:未知 时间:2018-01-01 浏览字号:[ ]

2018年1月1日,随着晨曦的第一缕阳光照耀在天安门广场,五星红旗冉冉升起。数万民众现场观看了2018年的第一场升国旗仪式。中新网记者 李霈韵 摄

2018年1月1日,随着晨曦的第一缕阳光照耀在天安门广场,五星红旗冉冉升起。数万民众现场观看了2018年的第一场升国旗仪式。中新网记者 李霈韵 摄

2017升级2018 昨晚谁在为你守护

2017,悄悄过去了。昨晚的你是与家人共享新年晚餐呢,还是与好友在净寺一边听着钟声,一边大吼着迎接新年,又或是已经躲进了被窝,刷着手机,聊天打游戏追美剧。

在安宁而平凡的日子里,我们迎接到了2018年。

在奔波而繁忙的日子里,我们与2017说再见。

说再见的时候,还有些人正在路上给家家户户送外卖,在急诊室接待病人,在指挥着一架飞机的顺利起降……他们是谁呢?我们来告诉你。

儿科医生张志群: 希望一夜平安,不要有重病儿

把保温杯加满水,张志群定了定神,长吁一口气,一头扎进了急诊儿科室里。

他一边戴上口罩,一边和同事交接工作事宜,“目前就一个小病人抽搐的,比较严重,情况还算稳定,其他都比较常规。”张志群应了一声,坐下来开始叫号,立马进入工作状态。

38岁的张志群是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新生儿监护室副主任。

2017年12月31日傍晚6点,张志群开始了2017年的最后一个夜班,这个夜班将会持续到2018年第一天早上8点。

12点之前要看180个病人

“医生哪里有跨年的概念哦,只有看病人和不看病人两种情况。”张志群说。

2017年12月31日白天,本该在家补觉的张志群早上8点多就起来,写论文改总结给自己充电。一个多小时的午睡后,这位医生爸爸把时间留给了儿子。张志群的儿子6岁,幼儿园大班。对于爸爸值班,孩子也已习以为常。

“我出门的时候,儿子已经去上辅导班了。”张志群提前半个小时到了医院。当时挂号已经到了326号,待诊的还有将近200个病人。他算了算,这天晚上12点之前,号子应该会挂到550号。“我应该一个人会看180个号子,应该又是一个不眠夜!”

每年11、12月都是急诊儿科的高峰期。因为病毒的泛滥和叠加,再加上空气质量差,生病的孩子变多,多半是病毒性感冒、腹泻、哮喘和肺炎等。张志群也坦言,急诊的夜班特别难熬,想着那么多病人都在等着,他基本上不睡觉,还要保持清醒的头脑。

时间渐渐走到了深夜近10点,张志群已经看了70多个病人了。

相比饥饿,更加难熬的是困意

叫号声在以最快的速度播报着。“医生,我儿子昨天开始咳嗽,体温37.8摄氏度。”张女士一脸焦虑,10岁的儿子安静地坐着,说不出话。张志群看了看男孩的面色,再用听诊器听了听,在病例本上写上“急性上呼吸道感染”,同时说“先去验个血看看”。

诊室里充斥着孩子的哭闹声,诊室外都是焦虑的家长。张志群一心想着快点看病,缩短病人的排队时间。幸运的是,截至当晚10点,前来就诊的大部分孩子都是感冒发烧咳嗽,没有出现重疾患者。

这一夜张志群除了傍晚5点扒拉下去的几口饭,不会也应该没有时间吃东西。“我没有晚上吃东西的习惯,所以会忍过去。有同事会准备点小零食、面包什么的。”

相比饥饿,更加难熬的是困意。清晨四五点是最困的时候,张志群说,这段时间会比较被动,无论是状态还是情绪。“在保证诊疗的情况下,有时候就不会和患者家属说太多。”不过每当家属说一句“医生,你辛苦了”,他又感觉到了一股力量。(记者 杨茜 文/摄 通讯员 张颖颖)

外卖小哥任行海: 收到客户的苹果,心里暖暖的

跨年夜,温暖的餐点是最好的幸福。外卖小哥,就是这份幸福的“守护者”,他们的跨年夜,步履依旧匆忙。

2017年12月31日下午5点,天色已暗,街灯层层亮起。

这是2017年的最后一个夜晚,对于外卖小哥任行海来说,这是他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刻。这个时候的任行海恨不得自己有一双飞毛腿,这样就可以准时把餐点送到顾客手中。“现在天气冷,食物很容易变凉,很多东西凉了就不好吃了。”任行海说。

90后任行海,一米八几的大个头,笑容有些腼腆,行动却很迅速。

活脱脱的人肉导航

“叮咚……”,手机再次响起,任行海又接下一单。这一单,要送达的地方是白马湖小区凤凰苑,任行海没有多想,骑上电动车就奔向取餐的餐馆,身影很快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餐馆待送的餐点都已准备好,还没有来得及打包,任行海麻利地拿起袋子,把食物装进去,放好餐具,再把袋子封装好,“配送时间长了,和这些餐馆也都熟了,所以有时候就帮忙打包一下,这样可以送得更快一些。”任行海说。

任行海直奔顾客家中。路上有好几次,他都选择小路骑行。“这都是这些年摸出来的经验,从小路走可以省不少时间,只要天气正常,我基本接到单子就可以判断出送达的时间,可以精确到分钟。”说这话的时候,这个90后很神气。可以说,对这一带,任行海比本地人还门儿清,活脱脱一个“人肉导航”。

“新年快乐”和晚餐一起送到

餐点准时交到了顾客手中。除了那句常说的“祝你用餐愉快”之外,当天任行海还多加了一句“提前祝你新年快乐!”

“马上要新年了嘛,给顾客送上一句祝福,这是一份最小的心意而已。”

任行海说,和平常相比,跨年夜的外卖单量并没有特别多,但送餐高峰的时间拉长了,不像平常比较集中在一个时间段内,一直到晚上9点多陆续还有单子进来。

任行海的跨年夜也有惊喜,他收到了一份暖暖的礼物。“我给一户家庭送餐,他们特意送给我一个苹果,跟我说辛苦了,并祝我节日快乐。”

当天晚上10点多,任行海终于送完了2017年的最后一个单子。

卸下一身的疲惫后,任行海开始自己的“跨年夜”。他早已和几个同事约好一起去吃烤鱼庆祝一下。

任行海对自己的这一年很满意,累但是踏实。他说一会还要给河南老家的父母老婆孩子打个电话。“我每年春节都会回去,但是还从来没有陪着他们一起跨过年呢,想他们了,我希望2018年能为他们创造更好的生活。”(记者 詹程开 文/摄)

民警“董大”: 年复一年,守到最后个人离开

2017年12月31日晚上8点不到,杭州南山路延续了一天的热闹丝毫没有消减,人反而越来越多。

悠扬的钟声已经开始往外传。净寺门口,是等着排队买票进寺的人群,进了大门以后,大家涌向钟楼入口。

当晚8点刚过,已经排了几百号人。

民警董永军站在净寺钟楼前,一如这十几年的每一个跨年夜一样。他知道,再过两个小时,来这里祈福敲钟的人会越来越多。

董永军,杭州西湖景区公安分局巡特警大队副大队长,出生于1967年,50岁了,同事们喜欢称他“董大”。

他参加过各种安保工作,晚上这样的场合可以说是“驾轻就熟”。不过作为钟楼这个执勤点的负责人,他还是再次把安保要求做了强调。

连续十几年守护在净寺钟楼处,和前来祈福敲钟的市民一起敲钟跨年,已经成了他们这个团队每年跨年的保留节目。“简单的工作重复做,重复的工作认真做。”董永军说,年年守着净寺的新年钟声敲响,最后再看着市民平安回家,也是蛮有成就感的。

前来敲钟祈福的人越来越多了。

78岁的朱奶奶,每年的今天都会来净寺敲钟,敲响新年的祝福。这个习惯已经保持了二十多年。她说2018年的主题是“新时代,新气象”。除了祈祷家人身体健康,朱奶奶还要祈祷国泰民安,“大家平安,小家才会幸福。”

晚上十点左右,队伍越来越长。

队伍中,有不少是一家子在排队,也有结伴前来的同学档。“刚从西湖音乐喷泉那边过来,敲完钟,然后去吃个火锅,2017年就圆满结束了。”王同学说。

董永军在钟楼出口处,引导敲完钟祈完福的市民游客有序离开。

从警二十多年,董永军先后从事过刑侦、经侦、禁毒、治安、特警等多个警种,他获得的荣誉很多,“最美杭州人”、“个人二等功”等等。

他说,每一份荣誉都是很多战友一起努力的结果。

在董永军眼里,跨年值班,只是很平常的一件事。“别人放假,我们总是在值班,不光是我,所有警察都这样,家人们也已经很习惯了。”

不过老家的父亲母亲,还是让他牵挂,“老人家很盼望(回家团圆)。”

他曾用漫画画下过父母的不舍,“每次我要离家回杭时,年迈的父母总是站在车旁,车一直开了很远,老父母却依然站在那,一直目送我的车子远去。”

南屏晚钟已经不停歇地敲了很久,敲了很多年,“你家人会到净寺和你一起跨年吗?”

我问董永军。

“没有,一次也没来过,怕干扰我工作吧。等我退休了,就可以作为普通市民,前来敲钟祈福了。”

凌晨,祈福的人群开始渐渐散去,冬日的清冷侵入骨髓。董永军和他的同事们等最后一位市民安全离开,就要赶紧回单位“眯一会”。

他们当中的很多人,来不及回家,即将开始新年第一天的值班。(记者 黄伟芬 文/摄 通讯员 张丹)

机场空管塔台管制员瞿磊: 每刻都伴随无法形容的责任

和一些影视作品给人留下的印象不同,夜晚的杭州萧山国际机场空管塔台上并非一派灯火通明、人声喧嚣的景象。为了防止眩光和倒影影响观测,这里的灯光被刻意调暗。不到一百平方米的圆形区域,各种工作席位沿着窗户一字排开,管制员们戴着耳麦,紧盯着眼前的设备,虽然不时要与航班机组通话,声音也并不大。

这是2017年的最后一个晚上,32岁的瞿磊和他“热力金鹰组”的同事们,将在塔台这离地88米、四面玻璃包裹的圆屋子里,迎来2018年。

有些出人意料的是,他们都很年轻,最小的出生于1990年,瞿磊已经是其中最年长的了。

2008年从中国民航飞行学院交通运输专业毕业后,瞿磊应聘到民航浙江空管分局,在机场空管塔台管制员岗位上已经干了快十年了。

在这个不大的天地里,像这样的跨年夜,瞿磊已经经历三四次了,除夕夜也一样。

“我们是做一休二的,所以工作十年,三分之一的概率跨年,算起来也差不多。”瞿磊笑着说。塔台管制员分成若干个大组,每个大组13人,一组一天,值班时分成两班,每三小时轮换。一个工作日短则14小时,最长的要上满24小时。

2017年12月31日0时~18时,萧山机场共起降航班429架次。“今天算少的,多的时候肯定过500了。”瞿磊说,忙的时候,两三个小时内就要放行七八十架飞机。

塔台里的岗位,分为塔台监控席、放行席、流量管理席、通报协调席等等。

监控席负责为机场管制地带内的航班提供空中交管,放行席负责向离场航班发布放行许可,流量管理岗的管制员则需要随时关注限制变化、核实时间、记录相关飞机移交时间等。

没有人能单独指挥一架飞机起飞或着陆,飞机从推离停机位到最后离开机场空域,或是相反过程,背后都是管制员之间默契的配合、畅通无误的交接、一丝不苟的合作。缺了其中任何一个环节,机场都无法正常运行。

瞿磊是这天的带班主任,需要同时对各个席位的运行情况保持关注,并对任何突发状况进行协调处理。

事实上,塔台负责的是机场区域内0-600米高度上、以及在地面滑行的飞机,而更大范围内600-6000米高度上的航班,则由在一间挨着高塔但没有窗户的工作室里的进近管制员们负责。两个部门的配合与默契显得格外重要,一架飞机的顺利起降,上百人的安危不仅系于飞行员的操纵杆,也系于管制员们手中小小的话筒。

送走了2017年的最后一架航班,瞿磊和同事们相视一笑,互道了一声“新年好”,大伙随即又立即转向了各自的工作席。

对他们来说,跨年夜只是无数普通的夜晚之一,伴随着难以形容的责任。

当他离开这88米的高塔时,会看到飞机在翱翔,伴着远方2018年的朝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