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进入旧版
相遇为贵,思念成溪,美哉,贵溪! 知青在贵溪|从下乡知青到乡村教师 一起走进刘红的那些年,体味别样的青... 贵溪市职工太极拳培训班开班 带你一起领略中华武术魅力 这项工作余江县值得点赞,其他一些地方则很糟糕 鹰潭城乡规划局召开新闻通气会,涉及“多规合一”试点工作、“一江两岸”... 在鹰潭这个地方野炊烧烤要收取卫生费?一起看看怎么回事 贵溪一货车满载砂石半路冒烟起火 鹰潭市城管局开展法律六进活动 鹰潭高新区勇担“智慧新城”建设第一责任 贵溪一小区晒在外面的被子莫名着火 月湖消防大队联合派出所开展出租屋宣传式排查整治活动 这个人了不起!曾捐款800万为余江农村建设小学,被评为“十佳乡贤”,省... 夜读人生|再深的感情,不懂珍惜也会断 “龙虎山杯”全国围棋协会双人赛收盘 ​陈俊卿来鹰调研信息化、智能化应用、窄带物联网建设等工作 曹淑敏于秀... 鹰潭市体育局开展敬老慰问演出活动 看“厕所革命”如何刷新鹰潭“颜值” 鹰潭市城管局开展法律“六进”活动 鹰潭市县处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题研讨班圆满结束 ​新加坡驻厦门总领事率团来鹰考察访问 12月16日,江西实景演出《寻梦龙虎山》第三季即将正式收官 80岁依然爱篮球 贵溪这位老太身手矫捷成网红 看看你认识她吗? 舞蹈《畲山春》获江西省大学生艺术节展演一等奖 太美了!鹰潭的冬景韵味十足! 为期15天,信江新区对学校、高铁站周边开展食品安全整治
鹰潭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鹰潭新闻 > 内容
相遇为贵,思念成溪,美哉,贵溪!
来源: 贵溪报 作者:未知 时间:2017-12-11 浏览字号:[ ]

贵溪,这名字真好。

仿佛空山新雨后,一条小溪夹岸而出,结草木葱茏,与风云际会,清澈灵动,是天然赐予的珍贵。

贵溪隶属江西鹰潭,关于名字的由来,古书里有记载,一说,旧治须溪萦环如带,县以溪贵,一说,溪产香草,溪以产贵。

我第一次来贵溪,却不觉得陌生,似远方奔波的游子归家,没有情怯,亦不添乡愁,从一个村落,到另一个村落,追根溯源,拾吉光片羽,为心底的万千想象落定一个归处。

南山:田园之美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东晋时代,文学家陶渊明这一句轻吟,构筑了一个返璞归真的田园梦,从古至今,成为无数人的向往。

1.jpg

贵塘公路沿线,有一处村落,就叫南山。

和陶渊明无关,却也是桃源一般的存在。白粉墙的房子,没有院落,亦不设围墙,青山为伴,溪水为邻,人与自然和谐共处,道路两旁的柚子树,亭亭如盖,浓密叶片间坠着很多大柚子。

村里的人,依然延续着种植的传统。日出而作,晴耕雨歇,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种黄瓜,种西瓜,种葡萄,种萝卜,种佛手,种草莓,厚积薄发,成为重要的蔬菜种植基地,有了“贵溪第一村”的美誉,即使是一棵芥菜,也被种出了超然之味。

席间吃的一道菜,就是芥菜腌制的。

村里人种芥菜,并非如古书所说,食之有刚介之象,而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新鲜的芥菜,洗净晒干,切成寸长小段,拌上辣椒、洋姜、大蒜、食盐、白糖、芋片、鲜笋等,然后装入坛罐密封,一菜多味,鲜香酸辣咸,是贵溪风味小吃之一,人称“贵溪捺菜”。

南山村不大,只有四十三户人家。鸡鸣犬吠,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无不知魏晋的闭塞,曲径通幽,融汇贯通,以有容乃大的开阔格局,引得山外春风一缕,搁置生活的诗意与美好,让梦想照进了现实。

2.jpg

走近现代农业示范园,一棚一棚,种的都是多肉植物。

多肉植物,是近年来的流行。花市,菜场,路边小摊,总有新鲜的遇见。方寸之器,掬一捧土,灌一瓢水,便有蓬勃盎然生机。而像这样大规模,各色琳琅聚集在一起,绵延三百五十余亩,还是第一次看到,有劈面相逢的惊艳,甚至震撼。

读那些写在木牌上的名字,瓦松,冰梅,石莲,佛珠,桃美人,熊童子,鹿角海棠……简约到了极致,也简约出了味道,就像一阕阕词牌名,从宋朝的烟雨天青色里走出来,宜室宜家,只为一份懂得。

远山如黛,篱落千千,映衬着勤劳朴素的身影,四季和自然的流动,在这里妥帖安放,日暮光阴,一刻也没有虚度,一面烟火,一面诗意,一面怡然自乐,一面向美而生,希望与襟怀并存,生活与远方在无穷中重叠。

如果,这世间真有陶渊明诗中的南山,那就是这里吧。

渡坊:古村之美

一苇渡航,自有源头活水来。

渡坊,是一座村落的名字。最早称“富房”,后改称“土番”,现在也称作“富坂”,每一个命名,都关系着这方土地上曾经的沧桑变迁。

3.jpg

村口,金黄稻田之畔,潘氏宗祠古朴静穆,青砖墙壁上,水墨题写的村名,据说是易中天先生所书。另一面墙壁上,二十四孝图依次漫开,镌刻着古代传统美德,也是在提醒家族子孙,贫寒不失,富贵不移,铭记祖辈这一份教诲。

村里居住的人家,大多数姓潘。潘是古姓,据记载,始自周朝荣阳候,因功勋显赫,得天子分封,食采为潘,从此世代相传,昭穆有序,后迁婺源之桃溪,再由桃溪而迁古饶郡,元朝中期,从余江迁移到这里。

4.jpg

村里修建的房子,是典型的徽派建筑,白墙,黛瓦,马头墙,门楼三座,迎熏,挹翠,还有擢秀第。擢秀,是人才出众之意。潘姓祖先敏成公博学诗书,教子有方,一门三进士,宋理宗皇帝特钦赐匾额,光耀于门庭之上。

青石板路,依着一弯水婉转,越往深处,越见丰富厚重。转弯处,一座颇具年代感的房子,映入眼帘。同行人介绍说,它曾经是一间商铺。茶马古道从村里穿过,这里相当于驿站,是可以歇脚的地方。

触摸那古旧斑驳的门板,遥想当年,商贾云集,车马舟船,载着浓浓淡淡的茶香,迢迢而来。那些南来北往的客,抖落一身风尘,拣一张桌子坐下来,就着一壶老酒,几碟荤素小菜,闲话唠嗑,或者,靠墙打个盹儿,醒来吃饱喝足,拱手道别,打马上路,去往更远的远方。

光阴席卷而去,三千繁华也成过去,而在村落的另一头,野旷天低树,苍苍横翠薇,缓缓流淌的河水,仍在守护着一份见证。

名符其实,渡坊是一个水村。宋溪河,梁溪水,绕山涧漫幽谷,在这里交汇于罗塘河,三流并进,水量充沛,灌溉良田沃野,也滋养着一家一户,一粥一饭的温暖。

5.jpg

那个木头做的,水车一样的物件,叫做水碓,是一种古老的粮食加工工具,通过木轮转动,将低处之水带往高处,利用水流落差流速为动力,拨动碓杆的梢,脱去稻米的外壳。这是民间生活的智慧,既充分利用自然资源,又把人们从繁重的劳动中解放出来,在农耕时代,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村里人沿河而居,随着国家电力的发展,不再使用水碓,但还保留着从前的生活方式。换下来的衣裳,放到水桶或大盆里,带到河边来洗。流水淙淙,鸟鸣幽幽,古老的遗存,对照着今朝的静好,点染了一轴山水画卷。

秋日暖阳里,遥望河上那一座古老的石拱桥,仿佛回到了从前慢的年代,日色变得很慢,车马很慢,邮件也很慢,一时一辰,都可以执笔来认。

脚步放慢些,再放慢些,其实,是希望这样的时光久一些,更久一些!

塔桥:人情之美

塔桥有桥吗?

不记得了。印象里,只有一树树黄澄澄的橘子,还有一张张生动的脸庞,一段段青春岁月的过往。

此刻,霜降已过,北方进入深秋,寒山瘦水,萧瑟凋零,人们开始预备棉衣,而在这里,秋天还是饱满明亮,枝头累累,密密麻麻结的都是橘子,如灯笼一样,温暖着远道而来的我们。

6.jpg

塔桥,距贵溪市区四十公里左右,白鹤湖大道终点处,就可以到达。三面环山,一面邻水,独特的地理环境,造就适宜果树生长的气候条件,孕育了一场最丰厚的给予,是远近闻名的水果之乡。

在橘林里穿行,果香四溢扑面而来。柑橘,蜜橘,丑橘,琳琅满目,一伸手就可以摘到,剥开果皮,丝络纵横,每一瓣都是新鲜,汁液丰盈,自然成熟的味道,比市场卖的更多清甜。一口咬下去,足以让齿颊生津。

据说,这只是塔桥园艺场的一部分。另外,还有油茶,苹果,更多的是梨,占地六千余亩,春天的时候,绵延数十里,一片锦绣花海,比千树万树梨花开更壮观。这里的梨比北方上市早,清香多汁,口感脆甜,在各级鉴评会上多次获奖,出口香港、澳门及东南亚等国,享誉四海。

一方水土养一方果,也养一方人。

7.jpg

曾经,这里是江西建设兵团,一批又一批知青,上山下乡,插队落户,将青春年华扎根在这片土地上,困难中坚强,磨砺中成长,结下了深厚的友情,也完成了命运所赋予的责任和使命。

一晃多少年过去。岁月老了,村庄老了,人也老了。

我们去的那天,正赶上知青大聚会。从上海,从南昌,从四面八方赶来。当年的毛头小伙子,变成了稳重的中年大叔,青涩的小丫头,变成了博学的大学教授,眼角有了皱纹,鬓边生了白发,生命的内核有了丰厚的沉淀,回忆起当年,却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一片赤子之心,从容坦荡,可落杯盏,可对苍天。

8.jpg

橘园中心广场上,一整面照片墙,记录着那一段终将逝去的青春,有宏大的时代背景,也有微小温情的生活片段,有人定胜天的豪情,也有人淡如菊的平静。青春年华,走过的岁月,当年的苦与乐,往事并不随风,久别重逢,很多风物和人情,都被热烈的记得。

江水泱泱,相知不忘。一首深情的诗朗诵,做了这次聚会的收梢,止住了回忆起伏的潮水。潮水的两端,写满了祝福和牵挂。

如此说来,塔桥,就是一座桥,连接了乡村和城市,连接了过去与将来,连接了一份不老的深情。山长水阔,不必知何处,相逢一笑,紧紧拥抱,仍是彼此最亲近的人。

贵溪:山水之美

贵溪的历史沿革,从唐朝开始。

永泰元年,以弋阳西境及余干东南置贵溪县,七山二水一分田,有卓然天成的灵秀。

南宋时,理学家陆九渊应邀而来,见山形似巨象,环境清幽,欣然乐之,讲座授课,开心学文化传播之先河,四方弟子云集,晨钟暮诵,书声朗朗,人才辈出,绵延了一泓文脉,所建的象山书院,成为南宋四大书院之一。

9.jpg

那个行过许多地方,看过许多云,足迹遍布名山大川的明代旅行家徐霞客,慕名而来,也有惊艳。晨起登船,从溪北溯溪,以溪水回曲为线索,五天时间,亲历山水胜景,一笔一笔记录,末了留下一句感叹,溪南诸胜一览无余,而仙桥、一线二奇,又可以冠生平,不独为此中之最也。

读《徐霞客游记》之贵溪城南篇,山重水复,一步一景,村落地名,大珠小珠落玉盘一般,个个灵动剔透,而民间流传的典故,又为那些杳然远去的时光,添了一笔生动趣味,挂榜山挂不得,仙人桥过不得,一线天现不得,石鼓打不得,钓鱼滩钓不得,银子仓开不得,浮石浮不得,大肚罗汉戏不得……

元代画家方从义,生于贵溪长于贵溪,耳濡目染,心里住着山水广阔。他的《白云深处图卷》,画得真是好,山峦空蒙,溪流委婉,云烟掩映处,村舍二三家。若有谁来寻村舍中的人,恰可以用上贾岛的一句诗,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10.jpg

钟灵毓秀之地,山不施而翠,水不濯而清,放得下道家的一方清凉,放得下画家的一卷水墨,放得下农家的一田桑麻,也放得下文人的一隅天下,纸糊窗,柏木塌,挂一副单条画,供一枝得意花,自烧香童子煎茶。

倘若,人生如寄旅,我愿寄在这里,青山可结庐,无须任何豪华雍容,繁缛复杂来铺垫,摘一朵花簪在鬓边,挽袖洗衣,担水煮茶,小栖云作枕,长居月为邻,车马喧喧之外,拈得一份静谧,已是足够。

江之西,河之北,文字结下的缘分,连贯起这一段美好的行程。每一程寻觅,都有郁郁芊芊,每一个停驻,都有灵犀相通,每一次叩问,都是一次史海钩沉……

11.jpg

更让我感动的,是行走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他们步调从容,有远瞻,有这一方水土赋予的胸怀、情义和担当,素未相识,亦是坦诚相对,隆重以待,所到之处,皆是细致周到,贴心贴意的温暖。珍藏了座位上的纸签,我的名字,泊在贵溪那一汪淡蓝里,与光阴遥相呼应,丰盈了一段记忆。

这是一座古老的城。上千年的历史,日复一日,缓慢而持久地沉淀下来,自然风景与历史文化和谐并存,历霜雪经风雨,仍是熠熠生辉,有迹可寻。

这也是一座崭新的城。修公路,建家园,因地制宜,构思生态旅游宏图,关于梦想和希望,每一天都是新的,每一个平常的日子,都过得像流水一样绵长而深情。

光阴漫漫,折叠万象,有说不尽的故事,还有写不完的英雄传奇,比我想象的更多厚重。慢慢走,慢慢看,看不到的,就当作山水间的留白,给未来的日子留下未知的辽阔和期待。

昔我往矣,相遇为贵。

今我归来,思念成溪。

冯辉丽。女,河北石家庄人。《家庭教育周刊》编辑部主任。《散文风》杂志副主编。河北省散文学会理事。散文作品见《读者》《经典美文》《散文百家》《散文选刊》《燕赵晚报》等报刊,《父亲的五个角色》获河北省散文学会第六届散文名作一等奖,《挂在冬雾下的春天》被选入多省市教辅书、试卷。著作出版:《岁时记——古诗词里的节气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