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进入旧版
北方作家回到家 心里仍挂念着贵溪塔桥的“桔” “做不好扶贫工作,我不忍心” —— “第一书记”徐建福的帮扶故事 有才你就来 高层次创新创业团队入鹰 可获500万至800万元的项目资助 江西百盈高新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吴凤明:争当移动物联网行业标杆! 以新作为推进新时代富裕美丽幸福鹰潭建设 全市县处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题研讨班今日开班 支持赣东北扩大开放加快发展工作推进会在鹰潭召开 江西划拳看鹰潭,鹰潭划拳数余江! 鹰潭这所中学将拆除重建,总投资9810万元! 鹰潭交通运输局召开“公交城市”创建工作调度会 全省公路路域环境及交通秩序综合整治工作视频会议召开 鹰潭人有福了,九景衢铁路暂定12月28日开通 鹰潭移动物联网用户数量在我省率先超过手机用户数 南昌南车辆段鹰潭片区召开2017年冬季运动会 鹰潭一批“电子警察”即将上岗,严查闯红灯、超速、违停和不按规定使用灯... 邓伟检查指导道路运输市场秩序工作 贵溪市国土资源局多措并举做好节能减排工作 全国围棋协会双人赛在鹰潭市开赛 聂卫平等一批围棋名家到场 贵溪市公安局成功化解一起医患纠纷获赞誉 鹰潭市委政法委到贵溪市公安局检查综治工作 “铜都眼”建设及“两车”防... 桂样苏在中华传统文化发展应用高层学术研讨会上获“优秀易学传承奖” 贵溪盛源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喜迁新居 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省委人才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徐忠来我市调研人才工作 月湖区供销社开展安全生产法咨询日活动 吴凤鸣:争当移动物联网行业标杆!
鹰潭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鹰潭新闻 > 内容
北方作家回到家 心里仍挂念着贵溪塔桥的“桔”
来源:贵溪报 作者:未知 时间:2017-12-08 浏览字号:[ ]

从小便喜食桔子,家住北方山村,桔子得来不易。冬日里,父亲从外回来,首先是往炕上滚上许多桔子,看着我大快朵颐,才算是完成了他回家的第一要义。后来,读到朱自清的《背影》,尤其是买桔子的片段,我的眼泪直流,哭得颇有一些体会到父亲苦处的意味,那一年,我11岁,得知桔生南国,只是还不知南北差异是何等明显。想来,在我还懵懂无知之时,桔子便在我的胃里种下了一个“结”,结的那端连着生长它的地方,这端连着我的胃,中间由父亲绾住。

微信图片_20171208093212.jpg

未到贵溪塔桥前,我是全然不知这些奥秘的。贵溪,位于江西省东北部、信江中游。自唐永泰元年建县,至今已有1200余年历史,被评为“全国文化先进市”、“全国科技先进市”、“国家园林城市” 等等。贵溪的文化底蕴和城市文明自不必说,我单单要讲讲贵溪塔桥。

车子平稳行驶在公路上,同行的伙伴多因劳顿坠入沉沉的梦中,我把眼睛偏向车窗外,看到盈满眼眶又溢出来的绿里,点缀着点点橘黄,随着车子的颠簸,数不清的橘黄在我眼中正欢欣雀跃。我并不确定那是什么,北方的孩子,是未曾见过桔树的,只是觉得那橘黄透着熟悉的可爱。车子停下,走进园子,才知那确乎是桔子。

微信图片_20171208093216.jpg

举目望去,那重重叠叠的桔林啊,像是一个转身一个远眺便到了头,又像是怎么也望不到头。看惯了草原广阔空旷的景色,这“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一移步一换景之色,真令人着迷,真真是一花一叶一草一果都是值得被记录的美好。

抬头间,俱是金果累累,桔树上挂着的分明就是精灵,在阳光的照射下,又像是天空洒下的剔透的珍珠,颜色分外诱人。低头处,草地上兼是已成熟掉落的桔子,看了倒让人因怅然而心生怜爱了。走近时,伸手便可以触碰到桔子,却突然心生敬畏。那么可爱的生命,是世间的奇迹吧,我这沾染世俗之气的俗人,又怎配一伸手就能获取“她们”呢?我低头自嘲,如此竟有些“叶公好龙”的意味了。

微信图片_20171208093218.jpg

空气中弥漫着醉人的果香,在风中摇曳,与我的鼻尖碰撞,渐渐地,我感到那果香全都化成了蜜涌入我的胃。尔后和记忆深处的桔香汇合,那一瞬间的熟悉与感动,像是天雷地火,烧遍我的全身,激活了父亲在我胃里绾的“结”。起先胃隐隐收缩,略感疼痛,尔后那收缩一点点舒展,被温暖和舒服填满,我想,“结”的两端终于汇合了。

我想起了父亲,他操劳半生,如今竟是个老头了,头发需要染发剂才可保持黑色,不像这园中桔树,一年又一年,春夏秋冬过后,又是一个新的四季。现在回想,竟是想不出父亲爱吃的水果是哪一样,而父亲却总记得我喜食桔子。长大后,回家的时间也就少之又少,冬日里,每每在家待上三五天,父亲便总要买上许多桔子。那似乎成了他的不容更改的习惯,像是出于他的本能。

微信图片_20171208093221.jpg

我小心翼翼摘取几个小巧又精致的桔,用纸包裹,放入包里最安全的位置。我想,我该如何感谢贵溪,感谢塔桥,感谢这个灵秀的桔园。如果我是诗人,定要写出最美的诗去歌颂这里一切的美,还有那绾在我心里的“桔结”,只可惜我不是诗人,贵溪的美,塔桥的美,我是永远也歌颂不完的了,只能把这“桔结”幻化成实物,带回我的家乡,带到父亲面前。如此,算是完成了平生最浪漫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