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进入旧版
国内国际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国内国际 > 内容
南非退出国际刑院有“三气”
来源:文汇报 作者:未知 时间:2016-11-21 浏览字号:[ ]

  继布隆迪成为第一个退出国际刑事法院的国家之后,南非和冈比亚也于上月底退出国际刑事法院。同世人较为陌生的非洲小国布隆迪和冈比亚相比,南非无疑是非洲的“大块头”,具有相当国际地位和影响力,因此南非的退出之举引发了非洲和国际舆论的强烈反响。自从1994年废除种族隔离制度并建立新南非以来,南非一直以积极的全球治理参与者的形象出现在国际舞台上。南非为何要在此时做出引发争议乃至批评的举动?在笔者看来,其背后的原因既要看到整个非洲大陆的变化,更要看到南非的国内政治影响。

  首先,包括南非在内的诸多非洲国家对国际刑事法院的不少行为早就心存“怨气”。按照南非等不少非洲国家的主张,国际刑事法院一味对牵涉武装冲突的非洲国家领导人追究法律责任并不利于解决冲突。南非希望非洲的冲突能够由非洲国家按照国际准则通过和平方式解决,而不是由西方把自己的价值标准和利益强加给非洲。国际刑事法院老拿非洲国家“开刀”的做法早就引发了南非的不满。去年10月,南非执政党非洲人国民大会(非国大)全国代表会议通过一项决议,将推动南非退出国际刑事法院。非国大外交分组委员会主席、南非总统府部副部长巴佩拉当时甚至批评国际刑事法院已经“迷失了方向,不再是为所有成员国自由而公正运转的工具”。

  其次,非洲的各种进步使其更有“底气”采取自己的方式解决非洲的问题,而非如过去那样依靠外部力量。近年来非洲大陆成为希望的大陆,多国经济实现快速增长,各国政府也积极通过非洲联盟以及各个地区性组织等非洲自身的渠道或机制来提高自己的施政水平。非洲独立自强的信心、意识和能力随之都得到大大的提高。“非洲的问题由非洲解决”不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而越来越具有现实意义。非国大高级官员莫勒瓦在解释南非退出国际刑事法院的决定时,就专门列举了非洲各国所共同发起和成立的非洲人权和民族权法院作为这方面的典范。今年5月,在非洲联盟的支持下,乍得前总统侯赛因?哈布雷就被设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的非洲特别法庭以反人类罪、战争罪等罪名判处终身监禁。她因此特别强调,一旦该法院的作用继续得到强化的话,完全可以发挥和国际刑事法院一样的作用。

  最后,非国大有足够的国内政治资本使其有“胆气”推行符合自己判断的外交政策。尽管非国大在今年8月的地方政府选举中出现了1994年执政以来的最差选举表现,但非国大在全国的支持率依然在50%以上,非国大具有其他任何反对党还不具备的综合性和历史性优势。尤其在国会中,非国大及其结盟的政治力量所控制的席位更是占据了明显优势。这一政治格局上的朝大野小局面使非国大能够较为顺利地克服反对党的杯葛,从而采取比较大胆的举措。

  值得一提的是,南非的退出之举先是获得了非国大的党内同意,其次是在内阁会议上所通过的政府决定。但按照程序,还需要经过国会正式批准这一关。虽然,非国大在国会中的优势地位使其最后获得批准几乎不存在悬念,但这一过程将必然面对着南非国内反对力量以及国际一些势力的干扰,过程将不会一帆风顺。(作者祝鸣 系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西亚非洲中心助理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