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进入旧版
国内国际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国内国际 > 内容
贫困人口增加折射欧盟社会不公 460万青年失业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未知 时间:2016-11-16 浏览字号:[ ]

  近几年,南欧国家希腊的贫困、失业情况十分严重。图为在希腊雅典,一名流浪汉坐在街边画画讨生活。 人民视觉

  德国贝塔斯曼基金会11月14日发表报告指出,2015年欧盟整体就业率虽然有所上升,但是仍有超过1/5的民众面临贫困或被社会边缘化的风险。报告认为,近年来,欧盟28个成员国的社会不公正状况不断加剧,贫富差距悬殊、青年人失业率高、南北欧差距拉大等问题得不到有效解决,这反映出当前欧洲面临的严峻社会形势,政策制度陷入困境。

  460万青年劳动人口处于失业状态

  这份题为《2016年欧盟社会公平指数报告》指出,欧盟共有1.2亿人面临贫困或被社会边缘化,占欧盟总人口的23.7%。欧盟的贫困是指相对贫困,即中位数收入的60%为贫困线,低于该值认为是贫困。根据这一标准,南欧国家的贫困状况尤为严重,希腊的贫困人口已达35.7%。值得注意的是,越来越多拥有全职工作的欧洲人面临贫困风险,这部分人口的比例从2009年的7%上升到了2015年的7.8%。也就是说,很多人即使有全职工作,但是收入很低,仍在贫困线上挣扎。报告认为,由于受到国际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连续冲击,一些欧洲国家经济陷入低迷。

  尽管欧盟整体就业情况有所好转,失业率仍然达到9.6%,高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前的7.1%。特别是青年失业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2015年,460万青年劳动人口处于失业状态,青年失业率比经济危机之前的15.6%高出5个百分点。在20岁到24岁群体中,有17.3%的人是没有工作或未参加职业培训的“啃老族”。这一比例反映出教育培训模式和就业市场需求之间不匹配。此外,难民融入劳动市场的问题也始终未能有效解决。

  除了贫困和就业,政府负债情况也不容乐观。2015年,欧盟各国的平均负债率达到87.4%,高于2008年的62.6%。希腊政府的负债率更是178%。整个欧盟中,只有德国的政府负债率有显著下降。

  报告撰写人、贝塔斯曼基金会高级专家丹尼尔·施拉德—蒂施勒警告说,欧洲不断恶化的贫困问题使民粹主义兴起的可能性加大。

  德国也遭受贫富差距拉大问题困扰

  作为欧盟最大经济体,德国的就业状况相对较好,但拥有工作却面临贫困风险的人口比例也在增加,这部分人口占比从2009年的5.1%增长到2014年的7.5%。另据德国联邦统计局近日发布的数据,2015年有1600万德国人处于贫困状态,相当于每五个人就有一个生活在贫穷之中。这一贫困比例自2008年来几乎没有改善。

  萨尔州广播电台上月底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41%的德国人认为自己收入过低,85%的受访者抱怨收入差距过大。大部分人对未来的财政状况持悲观态度:87%的受访者认为,普通家庭未来10年更难实现收支平衡。德国经济研究所和复兴信贷银行的调查显示,德国最富有的1%人均拥有净资产超过80万欧元,而25%的德国人不拥有资产甚至负债累累。

  德国东部州和西部州、男女之间的收入状况也很不平衡。西部州的成年人平均拥有9.4万欧元资产,是东部州数据的两倍还多。这意味着两德统一20多年来,地区发展仍然不平衡。在工资收入方面,2012年德国女性每小时平均工资为15.21欧元,同等条件下比男性少赚4欧元。“与其他许多工业国家相比,财富在德国更加集中在少数人手中。”经合组织2015年警告说,10%的德国最富人群掌握了全国财富总量的60%,明显高于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水平,而60%的最贫穷者只拥有财富总额的6%。此外,德国的基尼系数在2012年达到了0.78,一度是欧元区国家最高。

  德国经济研究所所长马塞尔·弗拉茨舍对德国《时代周报》说,缺乏平等机会是德国“穷者越穷、富者越富”的主要原因。虽然谁都知道解决问题的根本是教育,但“它带来的好处可能在10年、20年甚至30年才得以显现。而许多政治家并不愿意进行周期很长的投资。比如在早期教育上,德国就比大多数工业国家投资的要少。”

  社会保障机制的可持续性大打折扣

  贫困问题是欧盟面临的老问题。欧盟2020发展战略确定了五大量化目标,其中三项与减贫或就业相关:把20—64岁劳动人口的就业率从69%提高到75%;辍学率从15%下降到10%以下,青年人口中完成高等教育的比例从31%提高到40%以上;贫困线以下人口减少25%,即减少2000万贫困人口。

  然而发展战略实施进程过半,欧盟委员会在今年6月承认“距离实现目标还差得很远”。经济危机使得社会环境不断恶化,社会保障机制的可持续性也大打折扣。

  蒂施勒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出台《欧盟社会公平指数报告》的目的,就是希望欧盟国家认识到社会公平问题的紧迫性,以便相互借鉴,采取措施解决。他认为,要有效应对不断加剧的贫困风险,欧盟国家必须采取整体措施预防贫困,使人们能够获得平等的教育机会,增加就业市场中向上的流动性。

  德国经济研究所顾问卡尔·布伦克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批评欧盟承诺了很多但是兑现的很少,同时债务危机和房地产泡沫也增大了预防贫困的难度。他强调,年轻人就业问题应当成为政府对策的优先考量。“直接给钱无济于事。重要的是,让他们能够看到希望并且不走向社会边缘。”

  分析认为,解决贫困问题根本在于有效促进社会公平。欧盟领导人在制定政策时要把握好经济增长和社会公平之间的平衡。控制预算和削减债务是欧洲国家的可持续发展之道,必须对政策的短期和长期作用有清醒认识。(记者 管克江 敬宜 张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