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进入旧版
鹰潭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鹰潭新闻 > 内容
颂盛世中华 传时代赞歌
来源:鹰潭日报 作者:未知 时间:2012-03-20 浏览字号:[ ]

民族的心声

——读陈特明歌词《盛世中华》

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文艺理论家 张维舟

  在全国“两会”过后,听到这首歌曲,我们分外振奋,分外自豪,这是我们中华儿女共同的心声。它回首我们民族不懈奋斗的艰辛历程,讴歌新中国成立六十多年特别是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的辉煌成就,同时,还表达了继承中华优秀文化传统、树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用先进文化引领我们前进的思想。《盛世中华》,唱出我们的憧憬,我们的期盼,唱出我们对美好未来的坚定信念。

  然而,这毕竟是音乐艺术,它必须靠形象来显示,靠歌词的意境,靠乐曲基调、节奏和旋律等来表现。我觉得《盛世中华》在思想和艺术方面结合得很好,它既是我们时代的最强音,表现了我们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同时又宏伟壮阔,具有极强的感染力和震撼力。

  一、立意高远。作品一开始就站在时代制高点,“问”先人,“评”帝王,雄视千古,指点江山,“阅尽人间春色”,豪迈大气。

  二、含蓄生动。第二段是写改革开放,今非昔比。这里用“旭日东升”、“江山如画”、“心手相牵”、“时尚潇洒”,勾勒出我们的时代特征,形象地诠释了盛世中华的内涵。含蓄生动,凝练新颖。

  三、巧用典籍。中华文化是我们民族的根须和血脉,继往开来,薪火相传,是历史赋予我们的使命。然而,在一首歌曲中如何表现呢?作者巧妙地引用家喻户晓的“三字经”,把民族文化的历史辉煌、现实意义和不朽的价值展现出来。最后又仿作“三字经”的格式,表达我们各民族团结一心,锐意进取“奔前程,甲天下”的豪迈气概和家国情怀。精致而巧妙,自然又贴切。

  四、气势磅礴。作者站在时代的制高点,指点江山,表现的是坚不可摧、锐不可挡的民族精神,配上宏大的旋律和急促的雨点般的前奏,气势磅礴,摄入心魄,催人奋进。

  五、民族风格。作品从词到曲到演唱和演奏,都融入了江西民歌的元素,具有地域风情,具有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

  艺术,包括音乐在内的文学艺术,都是文化的主要构成部分,都是国家和民族的软实力。艺术固然是审美的,以情感人,但同时也一种精神力量的展现,二者并不矛盾。优秀的文艺作品一定能内化为民族凝聚力、战斗力和创造力。在抗日战争时期,多少中华儿女唱着《义勇军进行曲》“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在建国后,又有多少中华儿女唱着《我的祖国》,在“风吹稻花香两岸”中,辛勤劳作。在向现代化挺进的中国人民,同样需要无愧这个英雄时代的音乐艺术。陈特明的《盛世中华》应运而生,必将唱响长城内外,大江南北……

由歌曲《盛世中华》想起的

江西省音乐家协会荣誉理事、鹰潭市群艺馆原馆长 朱庄儿

  读到陈特明先生的歌词《盛世中华》,感触颇多。这首词不在于用字的精雕细琢,而在于它的气度。人说歌为心声,而这首词远超过了个人的角度,它是我们祖国的心声,中华的心声。

  这首歌词第一段的“叙古”,它想要告诉世人,中华民族是一个具有几千年文明的民族,“幼而学,壮而行,美与德,果与花。扬名声,显父母,光于前,裕于后”,摆在世人面前的是一幅多么美好的田园风景画呀。从古从小受着《三字经》熏陶的民族,即使“甲天下”,也不会“霸天下”,中华民族用历史证明了她的文明。歌词第一段的“叙古”,与第二段的“颂今”,的确是完美的配合。

  歌词的完美,却给作曲带来了很高的难度。要用同样的曲调,在第一段时“叙古”,第二段“颂今”,第一段近乎文言文,第二段又是白话文,叙古的深沉,颂今的激越,这个平衡点似乎是无法实现的。而曲作者却完美地实现了这点。两段体的曲式看似简单,节奏变化不多,正是这首歌词需要的意境。曲调应该用的是民族五声羽调式,前段只用了五度的音域,五个音,应该说有叙古的意境了,后段音域扩大,整个提高了五度,特别是最后出现了长至八拍的“偏音”,突破五声调式对偏音使用的习惯,融入了现代音乐的风格,不正是从音乐的元素上颂唱出现代化的盛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