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进入旧版
鹰潭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鹰潭新闻 > 内容
良心的唤醒他选择了投案自首
来源:赣东都市报 作者:熊春 周辉正 时间:2012-03-16 浏览字号:[ ]

  四处漂泊,亡命异乡,19年没有一个朋友。凄惨的逃亡生活,最终唤醒了他内心那点尚未全部泯灭的良知,选择了投案自首。

  四青年“好玩”沦为抢劫杀人凶手

  1993年中秋节前,家住余江县平定乡洪万村的19岁青年吴某到中童镇鸭塘村舅舅家玩。舅舅家有个表哥比吴某大3岁,与表哥在一起玩的还有同村另外两名青年。大家均没结婚成家,聚在一起商量着怎么“好玩”,怎么去弄点钱。刘垦场当时正收花生,有人提议去偷点花生卖,立即得到其他人的赞同。

  8月27日晚,吴某四人准备好了蛇皮袋和绳子来到不远的刘垦六分场后面石头山上。当地村民收花生后,均放在石头山上晒干拉去卖,晚上一般都堆放在那里。他们到了石头山上之后才发现有人看守。看守人搭了个帐篷,就睡在花生堆旁。来了就不能空手回去,大家一商量,决定先将看守人绑起来,然后再去偷花生。

  大家一拥而上,用棍棒抽打,待看守的老头不再反抗后,他们将老头捆了个结实,并塞住了老头的嘴巴。就在大家正忙着往袋中装花生时,突然有人发现老头没了呼吸。吓得大家赶紧丢下花生,商量着下一步怎么办。最后,大家将老头的尸体用毯子裹了起来,用绳子捆紧,抬到远处的小河桥下,用石头将尸体压好,匆匆逃回了家中。

  几天后,尸体腐化浮出了水面,被打鱼人发现后报警。警方立即在周围村庄展开排查。吴某等人一看不妙,吓得赶紧卷衣服逃亡。

  19年四处漂泊没有一个朋友

  最初,吴某四人一起逃到了浙江金华,在金华没找到事干,他们又返回鹰潭逃往福建漳州。途经鹰潭时,其中一人说回家拿点钱,并打探一下消息,结果被警方抓获。吴某事后好久才听说此人被抓。

  吴某三人逃到漳州后,又没找到事干,其中一人分开走了。他与另一人便逃到晋江,在一鞋厂打了两年工。这年年底最后一名同伙也离开了,吴某便不再打工,跑到四川摆地摊卖眼镜。他不敢在一个地方久呆,到处流动。期间,他捡到了一张贵州的身份证,上面的照片与他很相像,这张身份证还曾帮他逃过一次警察的查房。于是,他便揣着这张身份证逃往贵州,照样摆地摊卖眼镜,四处漂泊,转眼间就过去了十多年。

  两年前,吴某不再摆地摊卖眼镜,逃到了云南,靠捡矿泉水瓶子为生,有时也帮人打点短工。饥一顿、饱一顿,时常露宿街头,没衣服就捡别人扔掉的旧衣服穿,生活非常凄惨。

   “苦点都不算什么,这么多年来一个朋友都没有,怕对方问及自己的身份,想找个说话的人都不敢。”吴某感叹道。

  良心自责他选择了投案自首   

  “最开始几年心里只想着逃亡,近几年逃得太累了,心理压力增大,才想着投案自首。”也许是逃亡生活太苦太累,也许是过于寂寞孤独,吴某那点尚未完全泯灭的良知被慢慢唤醒。2009年开始,吴某就有了投案自首的念头。但当他听到有关坐牢的各种不实传言后,又失去了自首的勇气。

  心理压力随着自首念头的产生不断增大,他不再摆地摊卖眼镜了,到处流浪,靠捡破烂和打零工为生。在云南开远帮人敲钉子时,由于心不在焉,一锤砸伤了自己左手无名指,到医院做了截指手术。包工头为他支付了医药费,他不敢再向对方要钱,偷偷地溜出了医院。

  2012年2月底,逃亡到云南大理的吴某承受不住心理的压力,鼓足了勇气向当地警方投案自首。“就算逃得过法律的制裁,也逃不过良心的遣责!”自首后的吴某如释重负。

  逃亡期间,吴某不敢与家里联系,出逃时家中有个老父亲和一个弟弟。自首后,从办案的民警那里才得知父亲已经过世,弟弟外出不在家。“刚开始几年非常想家,后来就变得麻木了,我现在很想见弟弟一面。”吴某说出了心里的愿望。